女权,女权

这个世界对于女性来说真是残酷呢。

这个国家的人们把生育视为头等大事,却又把性爱描绘成了肮脏而下流的代名词。很奇怪呢不是吗。女人,用结婚前做分界线,被分割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群体,少女与妇女。仅仅是一层膜的区别,却不仅仅是称呼的改变。刚刚过去的2016三八妇女节,“一日之差”这个词从没有如此的刺耳。(这里本来应该有另一句话,思虑再三将它删掉了,因为它是“污浊的”)原本的女学生、女科学家、女总裁、女医生,统统变成了妇女,仿佛她们原本所取得的成就不过是镜花水月的装饰,轻轻一碰就消散无终。

女性不是物品。

很多人把“物化女性”当作女权主义者的夸张,却从没有想过物化女性的思维乃至现象在生活中早已比比皆是,已然写入了社会道德,把丧病伪装的道貌岸然。没错,就是在说你呢,丑陋的社会习俗。

女性一定要在23岁结婚,因为这是最佳生育年龄;
女性结婚前一定不要和男人上床,成了“二手货”就没男人要了;
女性要那么高成绩做什么,最终还是要嫁人……
凡此种种,不一而足

没错,女性要什么权利,乖乖呆在家里给男性生孩子就好了,要什么人权,要什么自由,反正也只是一件用来传宗接代的生育物品而已。

不对。这不对。

PS:就写到这里吧,青莲感到一阵阵难过和自我厌恶。青莲曾经也是大男子主义的绝对支持者,但是后来青莲发现,相比于男性,女性承受了太多的不公。于是,就这样吧,仅仅是纪念青莲一次小小的改变和决心。

PPS:中午发表博文,下午腾讯就弹窗新闻女性产假延长。变动世界线成功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